重要通知:
 热门职业
太宠工程师,硅谷老板们偷偷花钱请模特来圣诞派对陪聊
2017-12-19 10:16:57 】 浏览:321
 

硅谷性别失衡有多严重呢?都要公司出面来偷偷雇模特在派对上陪工程师们聊天了。

除了没完没了的骚扰和歧视丑闻,硅谷的同质化体现在喜欢办很多无聊节日派对上。像圣诞趴这种注定是要留住所有那些才华横溢的工程师的,而在拥挤的人群中,你能看到的大多是好像一个模子出来的男性。
不过2017的情景还有些不同。不仅美女们会出人意料地涌入,甚至还有些长相漂亮的男人和工程师们混在一起。当然,他们都是被用钱请来的。

据硅谷当地为科技企业,也偶尔为某些富豪服务的模特机构透露,不少科技公司会悄悄花钱雇一堆模特来陪参加派对的人聊天,价格约一个人每小时50到200美元。

其中一家名为Cre8的经纪公司就分别派出了25名女性及5名男性去参加一个于12月8日举行的周末派对。该机构总裁Farnaz Kermaani表示,那些长相漂亮的模特们会陪一家旧金山大型游戏公司的员工(“几乎所有都是男性”)一同出去玩。

模特们都是这家雇主提前根据照片就挑选好了的。该公司会跟每个雇来的模特都签下保密协议,还会把其员工的名字都给到模特让他们假装都是朋友,以防有人问起为什么从没见过他们。“公司不想让他们的员工在跟别人交谈时想‘这个人是被雇佣来和我交往的’。”Kermaani说,仅仅在同一个周末,他就给7家科技公司送去了模特。

这听起来很疯狂,毕竟一年来,硅谷里充斥了太多关于性骚扰、虐待和歧视的糟糕故事。然而实际上,请模特在科技行业早已常见。科技公司长期以来喜欢请模特助阵,比如在拉斯维加斯CES展会上帮忙站台,在产品发布会上大肆宣传产品,在会议上迎宾。

只不过在2017年,科技行业对造气氛的助阵模特们的需求是创纪录的多。Chris Hanna对这个现象也有些惊讶,他从2004年开始经营TSM公司,其客户里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搜索引擎之一”。

Hanna介绍,传统上,比如过去的5年里,人们请这类模特多还是为了一些具体事项,比如做个迎宾员给来客指示下电梯位置。而现在的趋势就明显是更倾向于娱乐助兴和营造气氛了,包括搞化妆舞会等。2017年至今,Hanna的模特们被要求在价格合适的范围内穿着礼服,打扮得像伊丽莎白时代的贵族或森林的仙女们一样,以配合一个稍微有点混乱的中世纪主题。

对于模特代理经纪机构来说,客户给的服装规定也可以帮助他们去屏蔽一些别有所图的动机。Models in Tech公司的首席执行官Olya Ishchukova表示,她经常会回绝客户公司提出的那些露乳还有穿短裤的要求。最近,当一位客户要求模特穿粉色主题的乳胶紧身衣时,Ishchukova就很清楚地向他解释并拒绝了这次演出:“这不是我们所做的,而且这实际上还可能会对你的生意有损害。”

Ishchukova表示,自己不喜欢在没有明确特定任务的情况下派出模特去做助兴工作。在她看来,像存取外套或提供食物这样的任务,是有助于提醒每个人“他们只是来工作的,不会发生什么额外的事。”不少类似机构都给旗下模特制定了工作中零饮酒的规则,Hanna的经纪公司也是其一。而大多数模特的合同里也都说明了,他们不会与派对客人交换联系方式。

然而在另一方,就看不到什么明确规矩了,客人们通常不这么拘谨。在最近几个月的一些骚扰事件中,节日派对也成了主角。据彭博社11月报道,著名风险投资家Shervin Pishevar在公司2014年节日派对上据称是把手滑摸到了时任优步全球扩张业务主管Austin Geidt的腿上(他否认了指控,而Geidt也没对这些事发表评论)。

只有Vox Media一家公司有对员工提出了限制,即在12月12日的节日派对上只能喝两杯来抑制“不职业的行为”。该公司给员工发送的邀请内容中写道,派对不是一个开放的酒吧,每个参加者将收到两张可以得到酒精饮料的饮品票,之后只会有不含酒精的饮料。与其他许多公司一样,Vox Media也受到2017年秋季性骚扰指控潮的直接影响。11月,该公司解雇了一名编辑部主任。

Cre8的Kermaani也会亲自拜访去那些初创公司,以对环境和模特的安全有个预先了解。“如果有人对我这个公司老板都不轨,我敢保证他们对模特们也会这样。”她说,“硅谷可没什么好名声。”

如今越来越多女性正站出来揭露自己在硅谷遭歧视或骚扰的公开秘密,这时候曝出公司还在悄悄往圣诞派对送模特的消息更是火上浇油。CNBC主持人Carl Quintanilla就表示,这些科技公司与其花钱雇更多模特来助阵,不如在平时就认真多招点女性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