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热门职业
周绪红院士:只要培养的是人才 还用担心就业?
2014-04-18 13:06:24 】 浏览:1810
 

  他是大学校长,却从不担心学生的就业率。他说:“大学必须要回归人才培养的核心,只要我们培养的是人才,你还用得着担心他的就业问题?”

  他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却亲手为校园交通改造做方案,他说:“这就是我的专业嘛,校园要是乱糟糟的学生还怎么学习?”

  昨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重庆代表团住地,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大学校长周绪红接受了记者专访。这位一贯低调的校长,谈起自己的教育理念却一口气说了一个小时,忘记了吃午饭。

  不担心就业率的校长

  “如果我的学生毕业后没找到工作,我一点不着急”

  有人说现在大学生水平变低了,有人说现在的大学生不好找工作了,大学生就业永远是一个热门话题。作为大学校长,有没有想过怎样让大学教育和就业结合更紧密?

  “如果我的学生毕业后没找到工作,我一点不着急。”面对这个问题,周绪红很淡定。

  他说,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就业,而是培养人才,制约学生就业的因素不在于教育水平,在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要把就业作为改革的指挥棒,要遵循教育自身的规律。归根结底,大学必须要回归人才培养的核心,关注学生的成长,而不能只盯着眼前的就业率。

  “学生毕业后暂时没就业,或者不选择就业,选择出国深造,都是可以的。”他说,“只要我们培养的是人才,你还用得着担心他的就业问题?”

  其实,周绪红也在研究高校的就业情况,从就业率、就业行业、岗位等数据以及企业的反馈信息里分析学生工作能力、社交能力、成长路径,再反思教育在哪些方面需要改进。

  他还透露了他正在进行的一项工作:重庆大学将带头向社会公布更为真实、详尽的学生就业数据。他说,真实的数据是对社会负责,有助于找到教育改革的路径。

 让本科生带薪上学的校长

  “让这些孩子能够安安心心读书,不用考虑养家糊口的问题”

  事实上,这一年来,周绪红已经在重庆大学做了很多探索。

  周绪红打开一台黑色笔记本电脑,电脑运行很慢,好几分钟才开机,每打开一个文件都要等上好一阵。这台电脑是2006年他任兰州大学校长时买的,现在里面存满了重庆大学在人才培养模式、课程体系、招生制度上的一系列改革资料。

  去年,重庆大学改造和重新设置了140门课程,都是素质与通识教育课程。理工科的学生要学文学艺术,文科学生则增添了科学知识,“无趣的理科生”和“文艺的文科生”之间的界限被打破。

  在研究生阶段,过去多数高校研究生教育是学术型,招进来的学生,做研究工作,毕业写论文才能毕业。而重庆大学在培养学术型人才之外,还把研究生放到企业去,“校内一个导师,企业一个导师,校园企业一起培养。”

  去年,重庆大学跟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合作办学,招收了首批66名学生,前4年在重庆大学,第5年在辛辛那提大学,全英文授课。“5年的本科,要是再读两年研究生时间有点长,我们就设置为再读一年就能拿到硕士学位。”周绪红说,这批学生还被安排到外资企业带薪实习,下个月,他要到美国访问,进一步推动这个事情,“让这些孩子能够安安心心读书,不用考虑养家糊口的问题。”

  这些举措,让大学生知识结构更全面,实践与理论结合能力更强。

  “社会需求多样化,所以人才也应该是多样化的。我不会去受就业率影响,但我会想办法提高就业率。”周绪红说,“作为一个校长,我的头脑是冷静的。”

 为贫困生拉赞助的校长

  “很多校友要资助学校,我说学校不用你管,你只管资助贫困学生”

  重庆大学校园里停车位太少,马路上到处都停着车。周绪红到重庆大学后,经常有学生发来电子邮件反映。

  他看了,回复了,没事在校园里转转,琢磨怎么解决。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建筑结构工程专家,他琢磨出好几套方案,还设计了在球场、游泳池下修车库的方案。“这是我的专业嘛,校园要是乱糟糟的学生还怎么学习?”

  去年,他请学生来开校长座谈会。“我不怕学生批评,就是想听听他们有啥不满意的。”他说,学生们反映校园交通、食堂饭菜、课程设置的问题,他都一条一条记在本子上。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要再增长10%以上,使更多农家子弟有升学机会。周绪红说,去年重庆大学拿出80个指标,倾斜于贫困地区的高考生。“今年,我们将在这个基础上增加名额。”他说,去年重庆招生规模在7000人左右,其中,重庆地区的考生占25%,在这25%的考生中,贫困学生约占30%。

  “今后,我们将每年增加贫困地区考生比重,同时,我更倾向于提高重庆贫困生入校的比例。”周绪红说。

  去年一年,周绪红召集了4次全国校友会,每次好几百人参加,加拿大、美国的学生都来了。他坦言,自己是抱着“拉赞助”的心思联络的校友。“校友们对学校感情也很深,很多人主动提出要资助学校,我说学校你不用管,学校有国家管着,你只管资助贫困学生,让他们过得愉快点。”

  一个大学校长“拉赞助”,会不会有点自降身价?周绪红不在乎,他说:“学生得到好处没?得到就行了。